如何保障宪法规定的出版自由

吴 江 (遗稿)

  意外地获得一份重要史料,那是1980年10月9日,当时的国家出版局(主要负责人是陈翰伯)给中共中央书记处的一个报告,题为《如何保障宪法规定的出版自由》(按:这个报告已在《上海文汇读书周报》2010年8月6日发表)。

  提出这个问题的缘由是这样的:当时发生了波兰团结工会事件,这个事件对我国也有影响,正如该报告所说:"波兰事件对我们的重大意义在于以波兰事件为殷鉴,研究我国社会内部矛盾,制定并实行新的政策,避免激化矛盾,达到安定团结的目的,以利于"四化"建设。"接着说,"就出版工作而言,容易引起矛盾的,主要是如何正确解决出版自由的问题"。

  我认为,这是一种负责任的态度,自然也是一种正确的政策,这就是在出版工作方面以加强改革来避免国内社会矛盾的激化。出版工作虽只是一个方面,但其重要性和社会作用是不能低估的。

  报告不仅是一个重要的历史文件,而且至今尚有重大的现实意义。诚如报告所说:"我国宪法规定公民有出版自由。建国三十年来,我们主要是强调"舆论一律",而从来没有认真实行出版自由。后来虽有"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政策,但出版自由仍然未能妥善实行。十年动乱时期,出版自由完全成为徒托空言。去夏,随着"西单墙"和自发组织、自发刊物的出现,要求出版自由的呼声甚高,向出版部门登记出版自发刊物者甚多。近来(人大会议和政协会议以后),此种呼声和要求又有重起之势。怎么办?你不准他出版,他说你不执行宪法,又怕他把刊物办成……(按:这里删掉几个字是本文作者所为)专曝你的"内幕"、"阴暗面",不利于安定团结。这样,反倒不易收拾。因此,一年以来我们虽反复研究,仍无良策,只好回避、拖延,承认你有出版自由,但不给你登记。这绝不是长久之计。因为拖过今天,躲不了来日。总得有个对策才好。"

  为了切实改善党和政府对出版工作的领导和管理,该报告提出了如下建议:"认真办好现有的出版物(刊物或图书)。对这些出版物要放宽尺度,除了违反宪法(以及各种法律)、违反国家基本政策以及诽谤、荒诞的东西之外,都不应用行政手段限制其出版,真正做到不同思想、理论、学派都有充分发表其著作和作品的机会,使这些出版物既成为党的宣传舆论的工具,又是人民群众发扬社会主义民主和发展科学文化的园地。就是说,要通过办好这些出版物,逐步使人民群众的出版要求得到适当的满足。对有问题的出版物,要采取讨论的方法,一般不要进行行政干涉。对确有严重政治问题的出版物,必须采取行政手段时,也不要横加干涉,而要妥善处置,力求做到既能保障出版自由,又能防止流毒扩散。虽然少数人难免不满,但多数人拥护、同情就不至于失掉人心。"

  我不了解我国出版业的情况,但因为我也是动动笔头的人,所以和少数出版社和办杂志刊物的单位多少有些接触。据我直接间接所知所闻,我国新闻出版界的情况确未尽如人意,"出版自由完全成为徒托空言"的不正常状况依然存在,这还是就登记营业的出版社和刊物而言。早些年,常常听到发生这样一些事情:某些新闻出版机构,并未弄清问题所在,是违反了宪法和有关法律,还是损害了国家安全,就随意点名、禁书,随意处理出版社人员;尤其不可理解的是,不是用调查和说理的办法,只是由上级行政机关打一个电话,就采取禁书或处罚出版社的措施,真是"权威"之至,以致引起作者、读者的反感。还有,有的书突然被加上"有严重问题"的罪名被禁止发行,但问题究竟何在,却秘而不宣,经作者申诉和出版社的再三说明,并经有关国家研究机构审查,最后定为并无问题,但有关出版机构仍以"未经送审"为名而不改原议。

  我列举出这样的例子,是因为我觉得我们的新闻出版事业确有许多事要做,不仅要立法保障出版自由,而且要立法规范新闻出版界的种种事宜,以利于人民言论通畅,新闻有序,出版有法可循,使国家确有民主气象和兴旺发达。

  然而,事实上要真正做到这一点是不容易的,我们国家在这件重要事业上仍任重而道远,虽然现在捧着新闻出版领导热饭碗的人不少,但他们有时也无能为力,或者有力用不到点子上。

  根据我的有限的见闻,1980年时陈翰伯同志提出他的报告,中央书记处和新闻界并未对之冷落,而是确有人向中央书记处积极表示赞同,认为新中国成立多年了,确应有一个新闻出版法,当然这项立法应当从我国的实际情况出发。但是,正在这个时候,上面传下来一个非正式的但是极具权威性的说法,说是:"在国民党统治时期,制定一个新闻法,我们中国共产党人仔细研究它的词句,抓它的辫子,钻它的空子。现在我们当权了,我看还是不要新闻法好,免得人家钻我们的空子。没有新闻法,我们主动,想怎样控制就怎样控制。"(转引自《同舟共进》月刊2003年2月号钟沛璋文。按:钟沛璋同志曾任中央宣传部新闻局局长)

  于是,有关的议论到此为止。民主、民主——其实我们还是"一个人或少数人说了算"的国家,即"人治"重于"法治"的国家。

  其实,正好像世界上并没有什么绝对真理,凡真理都是相对的一样,世界上亦无绝对的自由,凡自由都是相对的,有限制的。新闻言论的自由首先要受国家宪法的限制,也要受具体立法的限制。美国是首先在宪法上规定新闻自由的国家,然而美国的新闻自由严格受宪法的控制与约束,这是有目共睹的,有许多事实可以证明。我们为什么不能有受宪法和其他立法规定的新闻出版自由呢?

  当然,我们也不必因此而过度着急。时代毕竟不同了,一代人接着一代人,上一代的人办不成的事,下一代未始不可能办成,下一代办不成,再等待下一代。一句话,有"理"者事竟成。

    愿陈翰伯同志在天之灵安息!

  (2010年12月)■

  (责任编辑 徐庆全)

  


相关链接东方网新华网中青网凤凰网21CN新闻中经网中广网南方周末博客日报新民网中国网大洋网南都网中华网
凯迪网南方网文新传媒人民网中新网文史天地星岛网千龙网环球网
E_mail:yanhcq@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