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决不"的提法不妥

○ 于一夫

 

   2015年新年伊始,我国若干大学有人提出"四个决不":决不能让传播西方价值观念的教材进入我们的课堂;决不允许各种攻击诽谤党的领导、抹黑社会主义的言论在大学课堂出现;决不允许各种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言论在大学课堂蔓延;决不允许教师在课堂上发牢骚、泄怨气,把各种不良情绪传导给学生。听到"四不"要求后,有人立即响应,扬言"要敢于拔钉子",对那些不听话的教师要"坚决清除,予以严惩"!如此密切互动,剑拔弩张,使一些大学空气骤然紧张起来,许多教师捏着一把冷汗,不知事态将会如何发展。

开除解决不了是非之争

   上述"四个决不"除了不允许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言论在课堂上蔓延一条外,其他三条都是值得商榷的。所谓西方价值观念,就是一个含义不清的模糊概念。众所周知,马克思主义和列宁主义都源自西方,并非中国的特产,诚如一句名言所说:"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中共建党以来,始终把马列主义作为指导思想,这是历届党章的明确规定,何以能将西方价值观念一概否定?决不允许传播西方价值观念,岂不是连马克思主义也要封禁?至于什么是"攻击诽谤"、"抹黑"以及"不良情绪"等,也很难界定。文革中用得最滥的罪名,就是《公安六条》所规定的"恶毒攻击罪",由此制造了数不清的冤假错案。如今又重新捡起"攻击诽谤"等莫须有的罪名,自然会引起人们的恐惧。"四个决不"中有的"决不"本身逻辑混乱,政策界限不清,极容易混淆是非,导致扩大打击面,实难操作。

   此时此刻,不由得想起了恩格斯与杜林的一件往事。

   杜林是德国的一位学者,曾任柏林大学讲师,虽已八旬高龄,却自命不凡,声称要对哲学、政治经济学和社会主义理论实行"全面的变革",公开反对马克思主义。针对他的谬论,恩格斯花费了将近3年时间去啃这个"酸果",写出《反杜林论》一书,对杜林的理论做了系统的批判。未想到该书出版后柏林大学竟将杜林开除,引起恩格斯的愤慨。他认为,杜林仅是马克思的论敌,只是学术之争,怎能粗暴地将一位学者开除呢?——这便是发生在140年前的一段公案。如今,假如恩格斯在天之灵得知中国有些大学竟然出现"四个决不",想必对这种做法也会同样表示不能容忍。

   40年前的1975年7月14日,毛泽东在一次谈话中,借用恩格斯批评柏林大学撤杜林职一事为例证,提出文革以来制定的某些政策应该调整,他说:"《反杜林论》出版后,柏林大学撤了杜林的职,恩格斯不高兴了,争论是争论嘛,为什么撤职?杜林这个人活了80多岁,名誉不好。处分人要注意,动不动就要撤职,动不动就要关起来,表现是神经衰弱症。"

   回看当今,在信奉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国家,竟又提出"四个决不",还有人要对不听话者采取砸掉其饭碗的惩罚措施。这种做法,直接违背了马克思主义和毛泽东思想,并同邓小平倡导的"教育要面向世界,面向未来,面向四个现代化"相冲突,实在不妥当。

争鸣才能探索真理

   教育的基本功能是传道、授业、解惑,高等院校更担负着探索真理与传播真理的重任,而真理只有通过各种学术流派和各种学术观点的碰撞与争鸣才能确立。正是基于这样的认识,中国共产党早在50年前就提出了"双百方针",强调学术上的百家争鸣和艺术上的百花齐放是科学发展与艺术繁荣的正确途径。真理不能以长官意志做定论,任何人都没有裁断理论是非并判定某一观点为谬误的权力,更不能垄断真理,只有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再者,在探索真理的过程中,出现某些失误在所难免,因而应当采取宽容的态度,不能苛求教师的每一句话都完全正确。事实上,任何人都不可能每一句话都正确,再伟大的人物也不可能"句句是真理"。即使有人发表了错误观点,也只能采用说服的方式,充分摆事实、讲道理,通过心平气和的讨论与争鸣,以理服人,并应允许对方申辩,而不能采取粗暴的手段硬行压服。高压的结果是压而不服,只会激化矛盾;继续强行施压,会迫使大家都不敢说话,造成全民噤声、万马齐喑的局面,那才是最可怕的。

   这里不妨再引几段我党领袖关于如何对待不同意见的论述,看看他们是怎样说的:

   ——邓小平指出:"一个革命政党,就怕听不到人民的声音,最可怕的是鸦雀无声。"

   ——陈云警告:"如果鸦雀无声,反而大事不妙。"

   ——毛泽东说得更形象:"让人说话,天不会塌下来。"他还引用霸王别姬的典故来教育干部,说:有些同志听不得不同意见,不让人讲话,倒有点像西楚霸王项羽。"如果总是不改,难免有一天要"别姬"就是了。"可惜毛泽东没有始终如一地坚持发扬民主,以致犯了庐山会议批判彭德怀和文革这样的严重错误,诚为叹惋。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容得下尖锐批评,让人们敢于讲真话,敢于讲逆耳之言。"

   这4位领导人的话,都是经验之谈,也符合唯物主义认识论。因此,正确的态度和做法应当是:不怕争论,不惧挑战,在宪法范围内发扬和维护学术民主,营造积极健康、宽松和谐的氛围,提倡不同观点和学派充分讨论。相信通过平等的讨论与争鸣,能够战胜歪理邪说和驳倒错误观点,那才是真正具有自信心的表现。

教改要保护教师的积极性

   教育界有明白人。人们都还记得,在2011年"两会"期间,针对有人提出"高等教育有意识形态属性,不能过多引入外资"的论调,业内人士当即回应说:"在中国的土地上,有党的组织,有中国的优势。我们还派那么多人出去,在资本主义窝里都不受影响,还怕在自己这里受影响?"这个充满自信的表态,曾经赢得广泛认同。4年过后,却有人把一些教师的不中听的言论视为洪水猛兽,散布了"四个决不",表现得如此缺乏自信,难道患上了"神经衰弱症"?假如说那些话的是独当一面的高官,毁坏的可是整个教育。

   综上,"四个决不"的宣示,总体上看不符合时代潮流,有违当前中央倡导的"全民创新",与我国教育界前辈推崇的"兼容并包""学术思想自由"的办学原则相对照,显然是巨大的倒退。目前我国高校在国际上的排名偏低,原因固然有许多,但学术思想缺乏活力,理论研究缺乏交锋,无疑是最主要的原因。要提高教育质量,赶超世界先进水平,必须鼓励高校教师在宪法的框架内勇于探索,大胆创新。似这般这也不许,那也不许,只会抑制教师的创新精神。如果硬要推行,必将带来始料不及的严重后果。鉴于此,建议主管部门和领导人能够认真听取有识之士的诤言,避免失误。当前的任务,不是把具有独立见解的教师赶下讲台,而应当是稳定教师队伍,集中精力搞好教育改革,进一步激发教师的积极性和创新性,以求培养出更多高素质、高水平并富有创见的人才,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共同奋斗。如此,则国家幸甚,民族幸甚!■

   (作者为法学教授)

   (责任编辑 王彦君)

  


相关链接东方网新华网中青网凤凰网21CN新闻中经网中广网南方周末博客日报新民网中国网大洋网南都网中华网
凯迪网南方网文新传媒人民网中新网文史天地星岛网千龙网环球网
E_mail:yanhcq@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