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善而行为何如此艰难

○ 张绪山

一、如何判断当前的社会道德现状?

对我国当下社会道德现状的估计,一些媒体有“主流呈现出良好道德风貌”的认定,但不少人并不赞同。判断一个社会的道德状况,恐怕不宜用主流、非主流这样的划分。首先,主流如何界定?是否在50%以上就算主流?如果这样评估,历史上任何时代都可以说主流是好的,因为在几千年历史的任何一个阶段,大恶巨奸者都不会超过总人口的半数;其次,这主流是指哪个阶层,是普通百姓还是官员?如果说指百姓,文明史上任何时候百姓的主流都是好的,因为百姓没有犯大奸巨恶的条件,即使是小奸小恶也只属于少数。

判断一个社会的好坏,最重要的标准,要看居于社会支配地位的社会集团的善行的多寡,及整个社会对公认的恶行的容忍程度。这是判断一个社会道德状况的基本尺度。一个社会,如果每个人以善行为寻常之事,而以恶行为难以容忍,形成嫉恶如仇的环境与氛围,那么这样的社会必然是易于向善,难于为恶的社会;相反,如果居于支配地位的集团带头为恶,享有为恶的特权,视恶行为当然,则这样的社会必然恶行泛滥。

从这个角度观察今日中国,我们就不能不承认,恶行已是人人感觉到的存在。

首先,一个毋庸置疑的事实:尽管有顶层的惩治压力,但以奢靡腐败为主的官场之恶呈现出不可抵御的泛滥之态,仅官场情欲泛滥所呈现的疯狂,就足以令人瞠目结舌:包二奶,养情人,弄主播,玩明星,香艳日记,权色交易,花样翻新,已是人人皆知的事实。《金瓶梅》的作者如在天有灵,一定后悔没有生活在这个时代,枉费了如此之多的绝佳素材。

其次是滥用公权力的表现层出不穷,触目惊心。且不说目下许多民众为维护自身权利抗拒公权力侵害被“鉴定”为精神疾病而遭拘禁,单说看守所内人们死法的离奇,就远超出人们的想象,所谓躲猫猫死、冲凉死、做梦死、发狂死,乃至喝水死、如厕死、洗脸死、床上摔下死、突然倒地死,每一种死法都映照出权力的恐怖。

再次是黑心商人的丧心病狂。勾兑酒、致癌烟、地沟油、苏丹红、人造蛋、注胶肉、疯牛肉、三聚氰胺、福寿螺、石蜡米、毒胶囊、香精茶、膨大剂、染色馒头,都是无良商人“奉献”给消费者的 “ 杰作”,每一件都映照出被铜臭污染的肮脏灵魂。

最令人痛心的,在平头百姓中,日常恶行也在逐渐变得司空见惯。不必说那些撞伤、撞死他人后逃逸的司机,单说小孩子主动扶起摔倒的老婆婆,却被勒索医疗费;有人扶起老人却被诬为肇事者,不得不以自杀证实清白;落水被救者竟在施救者体力不支而溺亡时,留下一句“关我屁事”后溜走。诸如此类的常见之“恶”不断地冲击着我们的心灵,让我们在本该毫不犹豫地见义勇为之时,竟然需要三思而后行。

诸如此类的恶行表面上看是毫无关联的个案,但谁能否认,这是具有普遍性的社会病态?正是这种弥漫社会的病态,让无数人变得冷漠无情。更糟的是,在自身冷漠地对待应有的善行时,不由自主地怀疑他人见义勇为背后存在恶的动机。据中国社科院发布《中国社会心态研究报告2012-2013》蓝皮书披露,“逾七成受访城市居民不敢相信陌生人”。整个社会存在的对“善”的严重不信任已经成为一种氛围,以致当有人对你主动伸出友善之手时,你都会报以警觉的目光,甚至对他人的友善行为产生某种莫名的恐惧。

英国慈善援助基金会(Charities Aid Foundation)公布的2013 年全球135 个国家和地区“助人为乐”调查指数中,中国排名第133 位,成为全球最不助人为乐的国家之一。

在一个正常的社会,普遍的善行犹如健康之于人,不能被视为特殊状态,而恶行即使是少之又少,也会被视为不容姑息的毒瘤,而不会被视为个案或“非主流”,因为恶行具有极强的传染性。当个案的恶行被视若无睹时,本该嫉恶如仇的心灵必然变得麻木;当恶行可以不受惩罚时,人们必然视恶行为寻常之物;当恶行可以带来利益时,则人们必然竞相为恶以谋取私利。

“为善如登,为恶如崩”,人之本性乃善恶两存,难于向善,易于为恶。以个人而言,即使是少量的恶,如果得不到及时纠正与制止,则必然引发大量的恶;以社会而言,即使是少数人的恶,如果得不到制止,则会引发恶行的流行。古人云 “莫以恶小而为之,莫以善小而不为”,对个人或社会都同样适用。所谓“主流道德良好”之类的主观认定,在大小“老虎”前仆后继、凡人恶事层出不穷的现实面前,只能起到麻痹和讳疾忌医的作用,对于良善社会的建立,没有任何积极意义。

中国的媒体每年都要选出“感动中国人物”,且冠以“最美人物”的称号,如廉洁奉公的干部,忍痛停车救人的公交车司机,还有勤恳做学问的学者等等,甚至誉之为英雄。这些人理应受到尊重,但如此高调赞誉这些“义举”,却清楚地表明了一个事实:这样的人物在我们的社会中太稀见了。物以稀为贵。以一个正常健康社会的标准来衡量,这些人只是做到了恪尽职守。职业操守成了罕见之事,这说明了什么?

二、典型的社会之恶是什么?

如果就这一问题进行一次调查,可以肯定,大多数人的回答会指向一个关键点:权力之恶的猖獗。

首先是权力犯罪的数量与花样如此之多,已经达到令人目不暇接的程度,但对民众心理影响最大的,莫过于权力的恐怖与暴虐。这种恐怖与暴虐在全国各地的暴力拆迁中表现最为明显。为了保卫自己的家园,民众在施暴者面前下跪、哀求,但这一切都无济于事,有的民众竟被活埋,有的甚至以自焚来表达抗议。然而,民众以生命维护自身权益,却落得个“死了也白死”,非但不能保护自己的房产,甚至断送生命,而权方竟对此毫无歉意。《物权法》出台之后,人们以为,在舆论的压力和法律的约束之下,强制拆迁事件将受到遏制,然而,人们看到的仍是自焚、活埋之类悲惨事件的频繁上演。

美国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说过,人类享有四种基本自由是不言自明的,即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免于贫困的自由和免于恐惧的自由。当一个人的居所随时都会被权力机关夷为平地的时候,显然无法享受免于恐怖的自由。以不义方式行使的公权暴力,即使降临到少数人头上,也会使每个人有理由担心,类似的灾难总有一天会降临到自己头上。这种如影相随的恐惧可以轻易击垮人们对社会之善的期望。

其次,社会不公成为常态,最显著的表现是,拥有特权成为掠夺社会财富的捷径。中国的亿万富豪九成以上都来自官员子女。据《澳洲日报》报道:广东省12 家大地产商都是官员子弟,上海市10 家大地产商,有9 家为官员子弟;15 家工程建筑承包商,除2 家属于国企外,13 家都是官员子弟。江苏省有22 家大地产商、15 家工程建筑承包商,清一色由官员子女操控。以医疗经费为例,公务员阶层消耗了全国大部分的资源。与这些社会不公相对应的,是官方舆论在涉及民众权益与福利时,大讲“市场原则”,将之推向市场,而涉及官员特权时,则大讲中国“特色”,极力排斥社会公正原则。在权力通吃的潜规则下,少数权力控制者不费吹灰之力将数以亿万计的钱财收入囊中,而绝大多数平民百姓从事最繁重的劳动,却难以分享到社会发展带来的“基础性福利”,如居住权、健康权、子女受教育权、养老保障权等。

“升官发财享幸福”是中国社会最悠久的传统,这个传统以新的形式继续存在;以不义手段掠夺财富引发的民众“仇官”、“仇富”心态,作为一种传统社会现象也继续存在,而财富掠夺者也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不义之财带来的危险性,移民他国、转移财产与“裸官”成为当今中国社会的一种极为普遍的社会现象。据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网2014 年1 月16 日报道,胡润研究院公布最新调查显示,中国身价上千万的富豪年平均消费减少15%,富豪移民比例升高到了64%,其中已有 1/3 身价超过亿元的富豪移民到国外。

再次,掌权者伪善已经是司空见惯。2006 年 2 月周永康在全国公安机关反腐倡廉工作会议上说:“各级公安机关领导干部要自重、自省、自警、自励,进一步加强道德修养,常修为政之德、常思贪欲之害、常怀律己之心,切实增强廉洁从警意识和拒腐防变能力。”这话听起来颇有些孟子所说的“浩然正气”,而他本人的行为却印证了孔子那句话——巧言令色。他本人滥用职权帮助亲属、情妇从事经营活动获取巨额利益;牟取非法利益,收受巨额贿赂;与多名女性进行权色交易,生活糜烂。其行为活生生地诠释了权力没有制约造成的人性变异:高喊反对专制的人,到头来却成了货真价实的专制弄权者;谴责滥用权力的人,自己却犯下了滥用权力的滔天罪恶。

在权力主导社会的中国,伪善已是寻常而普遍的现象。位高权重的官员在台上是廉政爱民的面孔,台下却是贪婪邪恶的鬼魅。法国政论家路易斯·博洛尔在《政治的罪恶》一书中说:“从道义的角度来看,许许多多的政客们都是些卑鄙下流的货色,他们的行为与他们在演讲中表现出的情操完全相反。”发生在中华大地的一切无不印证着博洛尔的断论。

最后也最可怕的是,旧的逐恶习气未除,新的逐恶环境已经形成。官二代承袭着旧贵族的特权,底气十足地向民众示威:“我爹是李刚”,而受人压迫的平民一旦得到一点势力,便也颐指气使、盛气凌人——“我儿子是国防生,我怕你啥” 的吼叫,透出的正是这种特权意识。掌握权力者视特权为宝物,受特权压迫者一旦获得特权则变本加厉地滥用。特权阶层不讲平权,老百姓不懂平权。追逐权力之恶成了生活的目标。

知识分子被认为是社会良心的承载者,社会之恶的批判者,然而,在这个社会群体中,阅历相对丰富的老一代中,有些人鉴于以往政治“阳谋” 的前车覆辙,惊怵于斗争哲学的残酷,选择了独善其身;另一些人屈从于物质的诱惑,其良知已经被腐蚀消磨,变成了玩世不恭的犬儒;有些则自视为透悟人世,与弄权者同流合污,成为权力之恶的帮凶。不仅如此,新的逐恶者已经渐次形成。面对比比皆是的不公与无数的民众苦难和悲剧,以及随处可见的丑陋与荒诞,太多的所谓知书达理之人选择沉默与视而不见;更糟的是,如钱理群教授不久前所指出,现在的大学正在培养“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他们高智商,世俗,老到,善于表演,懂得配合,更善于利用体制达到自己的目的。”这个观察不由得让人想起亚当·斯密于100 年前对中国社会的评价:“中国人最缺乏的


相关链接东方网新华网中青网凤凰网21CN新闻中经网中广网南方周末博客日报新民网中国网大洋网南都网中华网
凯迪网南方网文新传媒人民网中新网文史天地星岛网千龙网环球网
E_mail:yanhcq@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