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二大确立的党内政治生活基本规范

袁士祥

中国共产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于1922年7月16日至23日在上海英租界南成都路辅德里625号(现成都北路7弄30号)举行。它是中国共产党早期领导人通过斗争实践,在对中国社会和革命性质的认识不断深化基础上召开的。会议中心议题是进一步讨论和确定民主革命时期的纲领问题。这次大会最伟大的历史功绩是正确地分析了中国的社会性质,为中国各民族人民的革命斗争指明了方向,对中国革命具有深远的意义。

今年是中共二大会议召开95周年。本文依据中共二大的相关文献、共产国际有关文献和相关回忆资料等,梳理和归纳了中共二大确立的党内政治生活八个方面的基本规范。

 

一、关于理想信念的基本规范

 

早在1920年11月,毛泽东同志给罗章龙的信中就已经写道:“主义譬如一面旗子,旗子立起了,大家才有所指望,才知所趋赴。”中共一大通过的党纲,把马克思主义书写在党旗上,把为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而奋斗确定为党的纲领。中共二大通过的一系列文件贯穿始终的都是理想信念。这些文件中,“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以及相关的“解放”“奋斗”等关键词反复出现。例如,“渐次达到一个共产主义的社会”“我们一定要为解放我们自己,共同来奋斗!”[1]“中国共产党认为妇女解放是要伴着劳动解放进行的,只有无产阶级获得了政权,妇女们才能得到真正解放”[2],“每日的宣传和鼓动必须具有真正的共产主义性质”[3]。甚至,在“工人”和“少年”前面,都要加上“共产主义”这四个字。例如,“故共产党在乡村的工作在今日占非常重要的位置,他应当使共产主义的工人常常与乡村有交接”[4],“共产主义少年在中国的运动是要成个大群众的性质”[5]。这些决议的字里行间透出早期共产党人对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充满向往与期盼。中共二大还提出“我们共产党不是空谈主义者,不是候补的革命者,乃是时时刻刻要站起来努力工作的党,乃是时时刻刻要站起来为无产阶级利益努力工作的党”[6]。中国共产党人关于理想信念的这些原则和规定,激励着一代又一代共产党人英勇奋斗。为了理想,李大钊、夏明翰、蔡和森等成千上万的革命烈士献出了宝贵生命。他们所留下的“威武不能挫其气,利禄不能动其心”“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忠诚印寸心,浩然充两间”的诗词,一直为人们所传颂。一代又一代共产党人严格遵守这一基本规范,不忘初心,坚定理想信念,不断把中国共产党的伟大事业推向前进。

 

二、关于党的路线的基本规范

 

中共二大会议,分析了中国政治经济现状:“在政治方面还是处于军阀官僚的封建制度把持之下。军阀们一方受外国资本帝国主义者的利用唆使,一方为自己的利益把中国割据得破碎不全:张作霖之占据东三省,便是一个最明显的例。这样的情形,即是中国政治上一切纠纷内哄的复杂基础。”[7]此外,“那些帝国主义者,本来想完全毁灭中国旧有的经济构造,代以完全由他们掌管的新式资本主义的经济建筑,但是他们毕竟没有完全毁灭的本领。他们曾经百端阻挠中国经济自动的改进:如他们不让中国人民自己建筑粤汉铁路、沪杭甬铁路及川汉铁路,强迫清政府借他们的款子来兴工,以及他们夺取汉冶萍公司之类。”[8]会议强调:“各种事实证明,加给中国人民(无论是资产阶级、工人或农人)最大的痛苦的是资本帝国主义和军阀官僚的封建势力,因此反对那两种势力的民主主义的革命运动是极有意义的。”[9]

难能可贵的是,早期中国共产党人注意从当时的基本国情出发,在制定党的民主革命纲领的过程中,注意研究党成立后一年来的新情况,总结新的经验,做出新的判断。1921年,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提出:“革命军队必须与无产阶级一起推翻资本家阶级的政权……中国共产党彻底断绝与资产阶级的黄色知识分子及与其类似的其他党派的任何联系。”[10]一年后,中共二大就提出“中国共产党是中国无产阶级政党。他的目的是要组织无产阶级,用阶级斗争的手段,建立劳农专政的政治,铲除私有财产制度,渐次达到一个共产主义的社会”,“中国共产党为工人和贫农的目前利益计,引导工人们帮助民主主义的革命运动,使工人和贫农与小资产阶级建立民主主义的联合战线。中国共产党为工人和贫农的利益在这个联合战线里奋斗的目标是:消除内乱,打倒军阀,建设国内和平;推翻国际帝国主义的压迫,达到中华民族完全独立;统一中国本部(东三省在内)为真正民主共和国……”[11]这里,就可以看到,中共二大提出的党的奋斗目标,即党的最高纲领“共产主义的社会”是渐次达到;党的民主革命纲领,即党的最低纲领;革命的动力是“工人、农民和小资产阶级”,革命的策略是“联合战线”,现阶段的革命对象是封建“军阀”和“国际帝国主义”,革命的目标是“真正民主共和国”。

1922年7月,蔡和森与陈独秀、张国焘一起负责起草二大宣言和其他会议文件。后来,蔡和森这样评价建党时期的思想理论成果:“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在世界各国共产党是一致的,但当应用到各国去、应用到实际上去才行的”,“以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的精神定出适合客观情况的策略和组织才行”[12]。

 

三、关于维护党中央权威的

基本规范

 

“聚集在共产党旗帜之下奋斗”,这是中共二大会议文件中提到最多的原则和规定。例如,会议重要文件《宣言》第三部分说的是中国共产党的任务及其目前的奋斗,最后提出号召:“工人和贫农必定要环绕中国共产党旗帜之下再和小资产阶级联合着来奋斗呀!”“快聚集在共产党旗帜之下奋斗呀!”“一齐来和集在中国共产党旗帜之下的工人和贫农共同奋斗呀!”[13]再如,在谈到联合战线之时,又一次发声,提出中国共产党人的主张:“民主派不是代表无产阶级为无产阶级利益而奋斗的政党;一方面应该集合在无产阶级的政党—共产党旗帜之下,独立做自己阶级的运动。”“我们应该号召全国工人、农人在本党旗帜之下去加入此种战争。”[14]建党初期,中国共产党人的第一份理论刊物,取名《共产党》。该理论刊物由上海发起组织创办,主要内容是介绍俄国共产党的经验和马克思主义学说,阐明中国共产党人的主张。主编就是中共一大和中共二大的正式代表李达。“快聚集在共产党旗帜之下奋斗呀!”和《共产党》的舆论宣传、思想指导,在当时就像是黑夜中的一盏明灯,给工人和贫农以及全体被压迫的民众带来了希望,也照亮了中国人民的前进方向。

同时,提出维护中央权威、全党服从全国大会及中央执行委员会的原则。例如,“全国大会及中央执行委员会之议决,本党党员须绝对服从之”,“本党一切会议均取决多数,少数绝对服从多数”[15]。这里,可以概括为“两个服从”。还规定:“全国代表大会为本党最高机关;在全国大会闭会期间,中央执行委员会为最高机关。”[16]

中共二大还提出重大政治问题由中央执行委员会发表意见的原则。党章中明文指出“对于中央执行委员会有抗议时,得提出全国大会或临时大会判决;但在未判决期间均仍须执行上级机关之命令”[17]。中共二大提出的关于维护党的中央权威这一基本规范,影响深远。

 

四、关于党的政治纪律的

基本规范

 

中共二大主张党内实行“铁的纪律”,这也是早期中国共产党人的一个共识。会议提出严密的、集权的、有纪律的组织与训练,须依据七条原则。其中第一条就是“自中央机关以至小团体的基本组织要有严密系统才免得乌合的状态;要有集权精神与铁似的纪律,才免得安那其的状态”[18]。(安那其,即安那其主义(Anarchism),通用的名词是“无政府主义”)

会议更加强调把政治纪律摆在前面。“凡党员若不经中央执行委员会之特许,不得加入一切政治的党派”[19]。否则,加入本党时,若不经特许,应正式宣告脱离;党员“言论行动有违背本党宣言章程及大会各执行委员会之议决案”,“无故连续四个星期不为本党服务”或者“泄漏本党秘密”[20],必须开除出党;“区或地方执行委员会及各组均须执行及宣传中央执行委员会所定政策,不得自定政策,凡有关系全国之重大政治问题发生,中央执行委员会未发表意见时,区或地方执行委员会,均不得单独发表意见”[21]。早期中国共产党人已经认识到,并且强调政治纪律是党最根本、最重要、最核心的纪律,以党章立下总规矩,对违反政治纪律的一些行为,不是批评制止或者警告,而是“必须开除之”。

中共二大提出党的政治纪律的基本规范,意义重大。恽代英认为:“党的两种要素—主义和纪律。”毫无疑问,没有“政治纪律”的认识和坚持,不仅自身生命安全难保,完成党的民主革命时期的任务也是难上加难。

 

五、关于党同人民群众保持

血肉联系的基本规范

 

人民群众是我们党的力量源泉和事业成败的关键。中共二大提出加强与“受压迫的劳苦群众”的联系,形成了党内政治生活的又一个重要的基本规范。

中共二大重要文件《中国共产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宣言》,第二部分的标题书有“受压迫的劳苦群众”。第二部分结尾,分三个层次集中论述了这一主张和思想。关于农民:“中国三万万的农民,乃是革命运动中的最大要素”,“而且那大量的贫苦农民能和工人握手革命,那时可以保证中国革命的成功”[22];关于手工业者等:“手工业者、小店主、小雇主也是日趋困苦,甚至破产失业……这个大量的群众也势必痛恨那拿痛苦给他们受的世界资本主义,加入到革命的队伍里面来”[23];关于工人:“工人们处在中外资本家的极端压迫之下,革命运动是会发展无已的。发展无已的结果,将会变成推倒在中国的世界资本帝国主义的革命领袖军。”[24]三个层次,清楚地表达了早期中国共产党人的主张和思想:同人民群众保持血肉联系。

同时,提出了建立民主联合战线的主张。会议讨论通过了《关于“民主的联合战线”的议决案》,还提出在“要联络中国一切被压迫的少年们的革命势力在一条民主革命的联合战线上,引导他们做打倒帝国主义和封建势力的奋斗”[25]。表现出早期中国共产党人的思想包容性和对完成历史使命的革命策略。

中共二大还把“党同人民群众保持血肉联系”,上升到“律”的高度。中共二大会议明确指出,“我们既然是为无产群众奋斗的政党,我们便要‘到群众中去’,要组成一个大的‘群众党’;我们既然要组成一个做革命运动的并且一个大的群众党,我们就不能忘了两个重大的律:(一)党的一切运动都必须深入到广大的群众里面去。(二)党的内部必须有适应于革命的组织与训练”[26]。

党同人民群众保持血肉联系这一基本规范的提出,反映了早期中国共产党人对“人民群众”意识的觉醒和一种政治自觉,也标志着党的群众路线思想初步形成。

 

六、关于民主集中制的基本规范

 

中共二大有两个文件集中阐述了民主集中制的思想和主张。一个文件是中国共产党人的第一部党章,对党员的条件、党的各级组织建设和党的纪律作了具体规定,还明确阐述了民主集中制的主要原则和规定。例如,“下级机关须完全执行上级机关之命令;不执行时,上级机关得取消或改组之”[27]等;另一个文件是《中国共产党加入第三国际决议案》。该决议案提出“中国共产党完全承认第三国际所决议的加入条件二十一条,中国共产党为国际共产党之中国支部”[28]。该决议案的附件是“第三国际的加入条件”,附件的第十二条则为:“凡属于国际共产党的党,必须建筑于德莫克乃西的中央集权的原则之上。”[29]其中的“德莫克乃西的中央集权”与“民主集中制”的意思相似。该决议案从组织上确定了中国共产党和第三国际的关系,“完全承认”加入条件的二十一条,自然也包含着“民主集中制”这一党的根本组织原则。早期中国共产党人依据列宁的党建学说,对党的根本组织原则进行了积极探索。

中共二大第一次明确地阐释了民主集中制的基本原则和规定,对我们党后来的党内政治生活产生了重要影响。到了1927年6月,中央政治局会议议决案提出“第十二条党部的指导原则为民主集中制”,“第十三条按照民主集中制的原则在一定区域内建立这一区域内党的最高机关,管理这一区域内党的部分组织”[30]。中共二大关于党的民主集中制的基本规范,包括前面论述的党的纪律等内容的提出,标志着党的组织路线的初步确立。

 

七、关于党的组织生活的

基本规范

 

中共二大提出,每一个党员必须参加党的组织生活的规定,指出“凡有党员三人至五人均得成立一组,每组公推一人为组长……各组组织,为本党组织系统,训练党员及党员活动之基本单位,凡党员皆必须加入”[31],不管是在农村、工厂、铁路、矿山或者兵营、学校等,也不管职务高低,都要遵守党的组织生活这一规定。中共二大提出“严密的、集权的、有纪律的组织与训练”的七条原则,其中包括“个个党员不应只是在言论上表示是共产主义者,重在行动上表现出来是共产主义者。各个党员须牺牲个人的感情意见及利益关系以拥护党的一致。各个党员须记牢,一日不为共产党活动,在这一日便是破坏共产主义者……”[32]通过这种严密的、有纪律的、有组织的军队式训练,增强党性锻炼,时刻牢记自己是共产党员,每日都要为“共产党活动”,而坚决不搞形式化、娱乐化的组织生活,更不搞庸俗化的组织生活。

同时,中共二大党章中提出党的组织生活会议的要求,指出“各组,每星期由组长召集会议一次;各干部,每月召集全体党员或组长会议一次;各地方,由执行委员会每月召集各干部会议一次;每半年召集本地方全体党员或组长会议一次”[33]。就是说,每个党员每星期要参加“组”的党组织生活会议,每月要参加“干部”召集的全体党员会议一次,每半年要参加本地方全体党员会议一次。可见,中共早期党组织对党员的训练、教育、管理、监督,是非常严格、认真的。

中共二大提出党的组织生活的基本规范,影响深远。其中,中共二大党章第三章提出关于党的组织生活要求,有的内容今天已经固化为党的组织生活中的“三会一课”制度。

 

八、关于党内监督的基本规范

 

早期中国共产党人非常重视党内监督这一问题。1921年,中共一大明确提出:“工人、农民、士兵和学生等地方组织的人数很多时,可以派他们到其他地区去工作,但是一定要受当地执行委员会最严格的监督”,“地方执行委员会的财政、活动和政策,必须受中央执行委员会的监督”[34]。这些党内监督的思想内容,形成党内政治生活这一规范的最初原则和规定。

中共二大强化了党内监督的思想,提出“本党国会议员,绝对受中央执行委员会的监督和指挥”,“本党议员不受中央执行委员会监督或违犯中央执行委员会方针时,立即撤销其委员资格,并开除出党”[35],“每组公推一人为组长,隶属地方支部(如各级所在地尚无地方支部时……未有区执行委员会之地方,则直接受中央执行委员会之指挥监督”[36]。就是说,“组”为党组织的“基本单位”,如果其所在地无地方支部、无区执行委员会,那么“直接受中央执行委员会之指挥监督”。当然,早期中国共产党人提出的这些思想和主张,仅仅是一种单向的监督原则要求,它反映的是“中央执行委员会”对下级党组织和党员进行监督的原则与规定,表明当时中共还缺少对权力运行的监督以及缺少下级组织对上级组织的监督机制等。

中共二大提出的党内监督的这些基本规范和要求,到了中共三大、中共四大,对其中的一些原则和规定作了补充完善;中共五大正式设立了党内监督机构。《中国共产党第三次修正章程决案》中,明文专列“监察委员会”[37]一章。

 

余论

 

中共二大会议在一大会议的基础上提出的党内政治生活的原则和规定、思想和主张,是完整、清晰、有序的。可以说,党内政治生活是中共二大会议精神的核心意涵之一,也是我们党关于党内政治生活最初的思想源头和“规范”起点。

中共二大会议成果,标志着党的民主革命的政治路线、思想路线、组织路线和群众路线的初步确立,也标志着党内政治生活八个方面的基本规范初步确立和建党任务的完成。

 

 

注释:

[1][7][8][9][11][13][22][23][24]《中国共产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宣言》,《中国共产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档案文献选编》,中共中央党史出版社2014年版,第9页,第7页,第8页,第8页,第9页,第8页,第8页,第8页,第8页。

[2]《关于妇女运动的决议》,《中国共产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档案文献选编》,第24页。

[3][4][28][29]《中国共产党加入第三国际决议案》,《中国共产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档案文献选编》,第14页,第15页,第14页,第16页。

[5][25]《关于少年运动问题的决议案》,《中国共产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档案文献选编》,第23页。

[6][14]《关于“民主的联合战线”的议决案》,《中国共产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档案文献选编》,第13页。

[10][34]《中国共产党纲领》,中国国家博物馆《中国共产党党章汇编》,人民出版社1979年版,第1—2页,第3页。

[12]蔡和森《中国共产党史的发展》(提纲),《“一大”前后—中国共产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前后资料选编》,第75页。

[15][16][17][19][20][21][27][31][33][36]《中国共产党党章》(1922年7月),《中国共产党党章汇编》,第8页,第7页,第8页,第8页,第8—9页,第8页,第7—8页,第5页,第7页,第5页。

[18][26][32]《关于共产党的组织章程决议案》,《中国共产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档案文献选编》,第25页。

[30][37]《中国共产党第三次修正章程决案》,《中国共产党党章汇编》,第23页,第29页。

[35]《关于议会行动的决议案》,《中国共产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档案文献选编》,第18页。■

(责任编辑 樊燕)



相关链接东方网新华网中青网凤凰网21CN新闻中经网中广网南方周末博客日报新民网中国网大洋网南都网中华网
凯迪网南方网文新传媒人民网中新网文史天地星岛网千龙网环球网
E_mail:yanhcq@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