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理论务虚会的经过

○ 于浩成 口述 邢小群 采访

 

参加会议的经过

  据说叶帅提出,在党内开一个理论务虚会。耀邦当时主持中宣部,就由耀邦来召集。这个会,事前通知我参加。后来,我才知道是于光远提的名。这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王仲方同志跟我很熟,他在群众出版社的时候,是我的老上级。那会儿,他是公安部办公厅副主任,兼任群众出版社的副社长。理论务虚会开会时他任中宣部秘书长。会后,王仲方有一次跟我说:"别人说你是我提的名,不对,是于光远给你提的名。其实,咱们在很多事情上意见并不一致。"我说:"那太荣幸了。"因为我对光远非常敬重。事后我就想,为什么于光远提名我呢?那会儿开了很多讨论会,批判四人帮,批判"公安六条"。大概我的发言给于光远留下了印象,所以提名。当时,赵苍璧任公安部长。据说,他还给中宣部打电话,说:"你们怎么让于浩成去参加呢?我们的意见是让陆石去参加。"陆石当时是公安部办公厅研究室主任。结果答复他说:"这个会不是由各部派人参加,是由中央来指定。不过,开一个阶段以后要扩大,各省再来一些人,这时候可以考虑请陆石参加。"

  这次会议分几个组。我在周扬这个组,是第三组。政法部门除了我以外,还有一个高检的王桂五同志。在理论上,我是初出茅庐,水平是比较低的。可是我很高兴能有机会,跟很多著名的理论家坐在一起谈,听他们的议论,确实是一次很珍贵的学习机会。我在会上发言不多。大家情绪很高,畅所欲言,好像都讲不完似的。

  会议一开始,主题就是批"凡是派"。在前一年,也就是1978年,曾经有一场关于真理标准的讨论。批"凡是派",发言的人很多了。王若水谈文化大革命的主要教训是个人迷信;李洪林说领袖与人民,不是人民应该忠于领袖,而是领袖应该忠于人民。现在这些观点很平常,当时可非常新鲜。严家其提出,应该废除领导干部终身制,过去这是没有人提过的。我在发言中表示拥护。

  有一次,中午吃完饭闲谈的时候,周扬也在。我说:"中国这些事情,恐怕跟毛主席从来没有出过国有很大的关系。他就是去过苏联,所以对外部世界很少知道。"周扬非常赞成,他说:"你说得好。"对周扬,我个人是非常尊重的。虽然他过去那么"左",文革中,自个儿也挨整了;后来他转变了,好像变了一个人。看得出来,他这个变化不是假装的,他是很真诚的。特别是在马克思逝世100周年纪念会上提出了人道主义和异化问题。

  在理论务虚会上,听说有个李一哲大字报。习仲勋、杨尚昆主持广东工作时,给李一哲大字报平反了,同时省委宣传部也发了一些东西。我就把李一哲大字报和省委宣传部的文章放在一起,编了一个小册子。公安部副部长凌云陪着小平到美国访问回来,我跟他讲,要出这本书。不是讲社会主义民主和法制吗?在理论上应该可以作为参考吧。凌云第二天给我打来电话说,这个小册子不能出。我说内部发行吧。他又来电话了,内部发行也不行。我讲,书已经付印了,是不是不作为内部发行,就作为资料印一些存起来,让有些研究理论的人看一看。他说可以。

  我记得,会议分成两个阶段。原来是在科学会堂开,后来休会过春节,又在京西宾馆开,我住在京西宾馆。原来是跟《红旗》的马仲扬住一屋,后一阶段又跟郭罗基在一个屋。我觉得这次会议的讨论非常好。别的小组的会,有记录,发简报,我们可以知道其他组的一些发言。当时感觉,这是党内从来没有过的完全放开、自由的发言,是一次说什么都可以的会议。

1988年11月14日于浩成在家中写作


我的发言内容

  因为我是在公安部系统工作,所以我自己的发言主要是谈平反冤假错案和民主与法制。老实讲,当时的公安部长对平反冤假错案并不是很积极。后来,我从部里边得知,耀邦提出来的平反冤假错案,被抵制得很厉害。

  我认为,平反冤假错案这个问题非常重要,特别是对公安部来说,非常重要。我以公安部为例,提出平反冤假错案的问题。我认为,谢富治搞的那个"公安六条",一直在起作用,直到1977年还发生王申酉、李九莲等冤案。什么叫"恶毒攻击"罪,恶毒攻击怎么和批评、反对以及讽刺分开?去年春天,还有人因为贴大字报被抓起来,原因是提出要警惕克格勃的影响,被认为是影射攻击。

  我还着重讲了民主与法制的问题。我认为,政治不公开,是妨碍发扬民主的一个因素。以前,党的八大发言都在报纸上公布,后来开党代会都秘密进行,突然发个公报就算开过了。执政党是否需要这样做:传达会议文件严格规定范围,当然必要的规定也需要。这次中央工作会议上的几个同志的检讨,只传达到部党组,省委常委,八届八中全会朱老总的检讨都发到县团级。现在,彭德怀同志已经平反了,朱老总怎么办?"两个凡是"出笼以来,很多消息都是靠小道得到的,不然什么都不知道,小道消息是对没有大道消息的一个惩罚。现在内部发行的书、电影太多,是否必要?党政不分、以党代政的问题也值得研究。立法,应该是人大常委会来管,结果是中央政法小组出面搞立法,然后由人大常委会盖章、发布,这样做是不好的,不利于发扬民主。中央5号文件关于摘掉地富帽子,是以中央名义发的,是否应由人大常委会正式公布较好。我还提到了八届十二中全会是否合法的问题。当时参加会议的中央委员不超过半数,不超过半数能有效吗?党的八大以来,破坏民主集中制太严重了。罢免刘少奇也没有取得合法手续,不了了之。这些做法不应再重复了。

我当时的日记

  我从1978年起,就有日记,1979年也记了。下面说几段和理论务虚会有关的:

  1月19日,星期五,吃早点后,7时三刻即开车到友谊宾馆科学会堂参加理论务虚会小组会。与会者很少,经济所董辅礽未来,王惠德、邢贲思主持,李初梨来了。周扬因参加一个追悼会迟到,王惠德则讲了他们六个人,曾涛、胡绩伟、杨西光、华楠等,将两个凡是和真理标准的论争经过详加叙述。朱穆之参加本组,但早走,李初梨讲的不少,公开说老子就是反对文化大革命。下午党员回到部里,在一起学习。听赵部长讲话,吞吞吐吐,遮遮盖盖,含含糊糊,对对付付。有些人不满意,大家意见甚多,晚饭后去看刘复之,不在,王秀莲正陪张君秋夫妇。去看席国光,亦不在。

  1月20日,参加理论务虚会小组会,由郭罗基,安徽,辽宁,上海同志发言。

  1月24日,上午王桂五发言,在宾馆吃午饭,下午未讨论。留在会议室看简报,孟凡给马仲扬和我传达中宣部领导人谈的一些问题。上午去友谊宾馆参加理论务虚会,中途返家吃饭,下午乘部里汽车去政协礼堂参加廖鲁言、徐子荣他们几个人的追悼会。

  1月26日,未再开会,仅召集人汇报。听说黄镇对郑伯农所提的意见,关于电影审查委员会,十分激动,自称大老粗,不能领导文化。生气了。下午,余在小组会上发言。

  2月3日,小组会发言。一人在室看文件,我们都没回家,孟凡送社会风气一稿,给余,让我帮助他修改。下午开会。

  2月4日,谈民主问题,12时乘车返家。

  2月5日,上午早点后去刘复之家取回李一哲大字报,去京西宾馆将《福尔摩斯探案》和溥仪的《我的前半生》送王仲方。上午会上王惠德长篇发言,下午去11楼参加于光远发起的沙龙讨论会,关于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问题。十分开脑筋。

  2月6日,上午到宾馆,董辅礽等发言,下午看简报等等。晚上看电影《风流女窃》和《猛龙》,台湾出品的,那明星最后累死了。

  2月7日,上午发言多是谈阶级斗争问题。

  2月8日,上午讨论民主和法制,因耀邦批来上海市委电报,余发言讲了几点意见。

  2月9日,卢之超继续发言,前后谈几封电报,关于上海、杭州、江西等地知青请愿的情况。下午返机关,李一哲大字报交杨怡发稿。

  2月10日,早起乘小尹的车去京西宾馆吃早点,今日是最后一次小组会,以后按专题分组。至15日,第一阶段结束,18日后为第二阶段,王殊来,是第一次到会。午睡后返部。

  2月12日,上午去京西宾馆仍开小组会,传达昨日耀邦指示,第二阶段会延长至3月5日,就是中断了。王桂五发言讲法制,余接着讲了一些意见,大家插话十分活跃。下午去友谊宾馆听周扬给青年作家讲话。

  2月13日,上午继续开小组会,王桂五同余发言,昨天王殊第二次发言,众人批评。下午参加于光远发起的关于民主的座谈会,胡绩伟、林涧青、李洪林、郭罗基、徐才等参加,晚饭后返家。

  2月14日,去京西宾馆,讨论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问题。

  2月15日,上午开最后一次小组会,王惠德传达,到会均为个人资格,不作为单位代表,没有传达任务,联络员通知有两份简报要求退回。周扬谈了谈,中午吃饭时,与孙冶方、王若水同桌,周扬吃过来谈,又说,陆定一在出版会上说右比"左"好。我想,恐怕是一时偏激之谈,周甚欣赏此语。周说,主席均好心办错事。余说文化大革命恐不能这样讲。孙冶方对余此意甚为同意。下午参加范若愚、吴江、孟凡、马仲扬等讨论康生的会,这也是一个小会。沙龙式的。

  2月16日,到家里了,同孙仲义谈工作,张鸿义打过电话来,要理论务虚会简报,余加以拒绝。

  3月17日,上班后接通知到南大楼,又去五号楼。赵部长、凌副部长、李广祥副部长、姚艮主任,戴文殿、李基晨副主任,还有北京市局焦昆同志参加会议。邓昨日讲话,反应强烈。戴说务虚会说过了头,陆石说越开会,思想越乱。余当即驳斥:不能这样讲。陆又谈神化不行,丑化也不行。报刊宣传有问题,《光明日报》把毛同斯大林联系起来了。余想,这一切都很有趣。但傅月华,经研究,不能公开审讯。会上布置耀邦指示办一公开刊物之事。会后戴马上表示由调研处搞。

  3月26号,接电话通知,理论务虚会复会,明日报到。后日听小平同志报告,讨论到4月2日,不再扩大召开。

  3月28日,上午去友谊宾馆,下午开小组会,王惠德、洪禹传达上午在京西宾馆开召集人会议的情况。于反映傅月华不能公审一事已报小平同志。

  3月30日,下午同孙仲毅步行去大会堂。余同解放军政治学院坐一起。小平同志报告长达两小时,散会后返家。

  3月31日,上班后乘小车到友谊宾馆,上午看文件,下午小组会讨论。王惠德去京西宾馆参加召集人会议。

  


E_mail:yanhcq@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