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盾鲜为人知的几件事

○ 阎愈新

 

  1979年6月17日下午4时,我和一位研究生阎庆生,如约来到坐落在北京西城区交道口后圆恩寺13号茅盾先生的寓所访问。茅公谈起了他当年同毛泽东、鲁迅、瞿秋白、张闻天等名人接触的往事。其中有一些,或可为现代文学史乃至中共党史提供新的材料。

出席中共"一大"

  茅公1974年3月28日给西北大学单演义教授的信中说:"来信所说大革命前我在广州及新疆出来曾到延安等事,都不值提起。尤恐十口相传,不免错误,我心实不安也。"(《茅盾心目中的鲁迅》第288页,陕西人民出版社1992年版)我们这次访问时,茅公详细谈到鲜为人知的经历。他说:1920年7月,陈独秀、李汉俊、李达、陈望道等发起成立上海共产主义小组,10月,李汉俊、李达介绍我成为共产主义小组一员。1921年7月,中共"一大"召开,选出陈独秀为总书记,我编入中央工作人员支部。为了便于掩护,我任职的商务印书馆编译所成了党中央的联络站,我被任命为党中央直属联络员。主要任务是保持各地党组织与中央的联系。凡外地给中央的信件报告,都寄我转中央。用"钟英"作为党中央的化名。那时我收到的"沈雁冰先生转钟英女士台展",一般人以为这位钟英女士是沈雁冰的情人,我想就让他们想去吧。也有"沈雁冰先生转陈仲甫先生台启"的,而陈仲甫先生是谁,人们并不注意。

  茅公说:1925年12月,在国民党上海特别市党员大会上,我和恽代英等五人被选为出席在广州召开的国民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的代表。1926年初,国民党"二大"闭幕,毛泽东当选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代理宣传部长。部长由国民政府主席汪精卫兼。会后我任宣传部秘书。毛主席是我的顶头上司,我就住在毛主席家里。毛主席出外视察,由我代理宣传部部务。当年毛主席要秘密前往湘粤边界韶关,考察那里的农民运动,向国民党中常委"因病请假两周"。因此中常委会议决定,在毛泽东请假期间,宣传部部务由沈雁冰代理。那时部长之下就是秘书。

茅盾故居


  茅公谈到:1940年5月5日我和德沚(茅公夫人孔德沚)还有张仲实,逃出新疆盛世才的魔爪,于5月20日到西安找到八路军办事处,意外地遇到周恩来同志和第十八集团军朱德总司令。我们说要到延安去,周恩来欢迎我们去延安,并说正好,朱总司令要回延安。我们就和朱总司令一起由西安出发。途经黄陵时,朱总司令还要我讲了黄帝的故事。5月26日到达延安。在欢迎我们的队伍中,有张闻天、陈云、张琴秋。我在延安期间,主要是在鲁艺讲课,参加各种文艺活动和写作。在延安多次和毛主席见面谈话,也谈鲁迅。我向党中央总书记张闻天提出恢复党籍的愿望。建党初期我就认识闻天,他和我弟弟沈泽民是同学好友,曾一起留学日本,都参加共产党投入革命。经过中央书记处研究,闻天告诉我,中央认真研究了我的要求,认为目前我留在党外,对今后的工作,对人民的事业更为有利,希望我能理解。中央派我到战时陪都重庆去发挥更大的影响。我无条件接受了中央的安排,把女儿沈霞和儿子沈霜留在延安。我们夫妇两人和董必武同志一起到重庆。

生前不愿提出恢复党籍

  我问茅公:新中国成立后,您再提过恢复党籍的事没有?茅公说:有几位朋友提过建议,我没有同意。我们那一辈人,为了追求共产主义理想,是不惜牺牲一切的,现在共产党得了天下,我不想再来分享共产党的荣誉。茅公1981年3月27日逝世,茅公的爱子韦韬当日向中共中央递交父亲要求身后追认他为中国共产党党员的遗书。韦韬说:爸爸不愿生前把给党中央的信送出去,仍然是为了坚持他的那个原则——不愿分享共产党的荣誉。3月31日,中共中央迅速做出决定:恢复沈雁冰中国共产党党籍,党龄从1921年算起。

几位历史人物

  茅公谈到杨之华。他说:杨之华在上海大学,我教过她,她是我的学生。她和前夫感情不合,只身来到上海参加革命,考入上海大学社会学系。瞿秋白是上海大学教务长、社会学系主任,两人产生了感情,恋爱了。她向前夫沈剑龙提出离婚。沈剑龙从家乡浙江萧山来上海和她面谈。在张太雷、施存统、沈泽民、张琴秋见证下,双方协议愉快解除婚姻关系,在《民国日报》刊登三则启事:一、沈剑龙、杨之华离婚启事;二、瞿秋白、杨之华结婚启事;三、瞿秋白、沈剑龙做朋友启事。杨之华和瞿秋白1925年11月举行结婚仪式,我和德沚参加了他们的婚礼。1925年1月,中国共产党第四次代表大会在上海举行,瞿秋白当选为中央委员,杨之华担任了中央妇女部委员。瞿秋白和杨之华介绍德沚加入中国共产党。杨之华为掩护革命工作穿着旗袍、高跟鞋,打扮得像少奶奶一样。我和鲁迅就叫她"少奶奶",这是其他人不知道的。

  茅公谈到蒋冰之。他说:丁玲原来的名字叫蒋冰之。蒋冰之在上海平民女校和上海大学的时候是我的学生。她是上海大学中国文学系学生,我给他们讲小说研究。丁玲是她以后发表小说时用的笔名。现在中央正在平反冤假错案,丁玲已经平反,从山西回到北京,前几天来看我。我告诉她,她已增补为全国政协委员(茅公当时是全国政协副主席)。茅公说:胡风的案是翻不了的。他和国民党有关系。他在中山文化教育馆任过高级职员,那是有材料的。〔注〕

不存在"长征贺电"

  访问中,谈到"鲁迅和茅盾在红军长征到达陕北的贺电"时,茅公说:"抗战时期,我从新疆出来到延安,住了半年多,曾和毛主席谈到鲁迅,毛主席没有提到这封电报。"又说:"鲁迅祝贺红军长征到达陕北的那封电报,现在发现的也不完整。"茅公指的是《文艺报》1956年10月15日"纪念鲁迅专号"刊出樊宇《"在你们身上,寄托着人类和中国的将来"》称:"1947年2月27日《新华日报》载:1936年2月20日,红军东渡黄河,抗日讨逆,这一行动得到全国广大群众的拥护,鲁迅先生曾写信庆贺红军,说"在你们身上,寄托着人类和中国的将来。"《新华日报》当是晋冀鲁豫解放区的而不是重庆的《新华日报》。"笔者所发现的中国共产党西北中央局机关报《斗争》1936年4月17日出版的第95期所载《鲁迅茅盾致红军贺信》约四百余字,并无"在你们身上……"字句。而在同一期《斗争》所载《全国学生界抗日救国代表大会来信》中有"在你们身上,寄托着人类的光明和幸福的未来",与《新华日报》所载语句意思相同,只是文字小有出入。在战争年代,辗转传抄,将学生界来信中字句误植于鲁迅来信可以理解。但这一以鲁迅"长征贺电"的名义所构成的名句,在20世纪下半叶传播了40余年,各种报刊、教课书引用不计数,已留在读者的记忆中。现在的原始资料证明,这一名句并非出自鲁迅。

  所谓"长征贺电"之说,出自冯雪峰1952年出版的《回忆鲁迅》,其中说:"鲁迅先生和茅盾先生共同给毛主席和朱总司令庆贺长征胜利的电报,也正是我动身的前几天才转到瓦窑堡的。"冯雪峰未能提供所谓"长征贺电"的片言只字。他在1972年11月回答上海鲁迅纪念馆人员的访问时说"我没有看到(电文)原件","电报是信的形式"。冯雪峰所说中央收到"长征贺电"的时间,正是中央收到鲁迅茅盾来信的时间。冯雪峰所说中央收到"长征贺电"才派他去上海找鲁迅的,事实是中央收到鲁迅茅盾来信,才派他去找鲁迅的。事隔多年,冯雪峰将鲁迅茅盾祝贺红军东征胜利的"东征贺信"误记为"长征贺电"。所谓"长征贺电"是不存在的。

  冯雪峰最早提出鲁迅茅盾致红军贺电,文革开始后却只提鲁迅一人而不提茅盾。读者为茅公不平,茅公的答复是:在发现当时的文字资料前,不要把他的名字牵进去。笔者1995年8月2日发现《斗争》所载《鲁迅茅盾致红军贺信》正是当年最权威的文字记载。笔者选择在1996年7月茅盾诞辰100周年国际学术讨论会上发表,有恢复鲁迅茅盾联名的历史原貌之意。1996年6月26日新华社对外新闻的标题就是《西北大学阎愈新发现鲁迅茅盾致红军贺信》。新华社1996年7月1日国内通稿的导语是:"在中国著名作家茅盾诞辰100周年前夕,备受中国现代革命史、中共党史和鲁迅研究界关注的《鲁迅茅盾致红军贺信》日前被西北大学教授阎愈新发现"。■

  (作者为西北大学教授)

  (责任编辑 王彦君)

  注:1980年9月,中共中央做出审查结论,所谓"胡风反革命集团"案是一件错案。平反后,胡风担任第五届、第六届全国政协常委、中国文联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国作家协会顾问、中国艺术研究院顾问。1988年6月18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发出《关于为胡风同志进一步平反的补充通知》,进一步澄清了这一历史冤案。

  


相关链接东方网新华网中青网凤凰网21CN新闻中经网中广网南方周末博客日报新民网中国网大洋网南都网中华网
凯迪网南方网文新传媒人民网中新网文史天地星岛网千龙网环球网
E_mail:yanhcq@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