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元化:对启蒙思想的反思

吴琦幸

 
王元化为本文作者展示其书法长卷


  在王元化的一生中有三次重要的反思,其中以第三次反思最为重要。王元化本人也对此有不少笔述。20077月,王元化先生因病住上海瑞金医院,身体逐渐衰弱,虽然周围的亲人医生都没有告诉他实际病情,但他已经感觉到此次的病情不容乐观。遂约我有时间多去病榻前,跟他谈谈学术人生。一开始只是闲聊,后来先生希望做一个比较详细的访谈录,将来成为一本谈话录的专书。于是我带着录音机,开始了正式的录音访谈。前后约有十多天,话题围绕着他的一生遭遇、对人生和人的认识、治学经历、三次反思及对当前学术学风的看法。与他往常的访谈不一样,情绪和精神都比较放松,内容丰富,为学界提供了难得的史料和真实的思想。其中尤以他自己集中谈论他的第三次反思的内容和思想为最重要,与他此前的论述相比,这次更加集中,更加犀利,更加坦率。到他200859日去世,他再也无力做如此集中深刻的长篇谈话了。有感于先生逝后的寂寞和学术的清冷,特整理出访谈记录,以志受业22年之恩。此处仅刊登一小部分。先生对自己的谈话录素有亲手订正之习惯。今全稿整理毕,惜无法再由先生过目手正,如有谬误,责任在我。

  记于20111130

 

  吴琦幸以下简称吴):您的一生有过三次重要的反思。这三次反思发生在不同的历史阶段。可不可以说,上世纪90年代的第三次反思在您的三次反思中是最重要的一次?

  王元化以下简称王):那当然了。

  :我觉得执政党,从一开始用马列主义走武装斗争的道路,用暴力革命来夺取政权,体现了左的较为激进的思想。您认为这个思想是不是贯穿到了今天?

  :我的第三次反思主要不是这个,我谈的呢,就是整个的这个启蒙思想,到了后来启蒙思想形成的一种倾向。我主要讲这个启蒙运动,使人类脱离了中世纪,人们觉醒了,相信人的力量,相信理性的力量,这都是很好的。但是呢,没有这个东西,人还不能从中世纪慢慢走出来。我觉得马克思恩格斯都是那个时代受了启蒙思想严重的影响,这个里边缺陷有点什么呢?就是过分相信理性的力量,过分相信人的力量,缺乏一种怀疑精神。

  :认为人能够做到一切。

  :这个在恩格斯的《自然辩证法导言》里面就说到的,就批评了,他用了一个古希腊语啦,翻译出来就是“不可知论”。他认为人的认识当然是相对的,在无穷世界里继续下去就可以继续接近真理,他有这种信念。所以对怀疑主义的思想啊,他比较讨厌,否定的。在这个问题上呢,我觉得人的认识,人的力量,人的理性的力量是有限的。我应该讲讲我自己的例子。我在1955年隔离的时候,我开始阅读黑格尔的东西。其中读到黑格尔的开讲辞,他第一次讲座开讲的时候所做的报告。他不是像我们大学教授啦,是皇帝请他来做这个,那是非常荣誉的一个讲座。读这些东西的时候,我那个时候正是彷徨无知,信仰的危机,思想的危机这样一个时代,读了他的开讲辞,使我恢复了我的一些信念,信仰。他就是谈到了人类的知识,信仰,就这么一段话,我的书里面有的,我就不重复了。

  :有的,精神力量的伟大。

  :那段话对我的影响极大,就是在这以后呢,我就是非常相信人的认识,无远弗届,都是可以达到的。因为我当时有一个进化的观念,我认为人类永远都是朝进步的道路走,这又是马恩最重要的理论思想,所以人类的前途是非常辉煌,非常光明的。

  :这也就是鲁迅所信仰的啊,当时很多五四人物都信仰社会达尔文主义,当时所提倡的进化论,年轻的总是比老的要好,新的总是比旧的好。

  :这个思想就是到了1990年的时候我还坚持。尤其到近代的量子力学,它有测不定原理啦,开始怀疑了,宇宙里面是不是都是那样子有规律的?毛泽东在50年代就说了,理论的一个任务主要就是发现规律。不过我们认真地总结一下,我们发现了多少规律?从他这个耗掉无数人而朝着这方面的努力,最后究竟发现了规律没有?

  :自以为发现了,搞理论的人自以为发现了规律。

  :我看也不一定有这样的自信吧。

  :比如说对立统一,斗争,矛盾,转化,他们觉得这些都是规律啊!

  :这是矛盾,但是说这些都是规律,大家就不得不跟着说了,有时候也是违心的。好像那时候,我也一直有这种信念,但是这个东西我后来慢慢就接受了。我认为我的思想主要从马克思的东西中来的,我因为很小入党嘛,那么马克思是作为我的一种信念,而且是一种信仰。到后来,我对毛有怀疑了,我看出他有很大破绽了。对这个,在列宁的思想中我看出也有很大破绽了,对马恩我没看出来。那么第三次反思呢,我老实讲,我觉得最基本的马恩思想,他们是诞生于启蒙时代,他们的思想都有启蒙时代的背景,这个启蒙思想的一些思想家,尤其是像黑格尔这样,他认为人类总是进步的,人总是越来越往高处走的,越来越深化,越来越深入,所以马恩他们都是有这样一种思想的。但是到了20世纪之后的几年,到了20世纪下半叶不就开始有了吗,怀疑这种人的精神力量了。那时候,爱因斯坦说了一句话,说上帝不掷骰子。那么这是什么意思呢?爱因斯坦认为没什么偶然性的,这世界还是有规律的。爱因斯坦对这个量子力学他是抵触的,但是后来这个发展量子力学的很多理论确实比较占着上风。我不是研究自然科学的,我可以说是属于还没有经过启蒙扫盲这样一个阶段。但是根据我所知道的资料,我就知道这样一个情况。那当然不仅仅根据这个情况,我再看看我们的这个启蒙时代启蒙思想所形成的,我不是归于启蒙,而是归到激进的啦,他为什么认为他就是掌握真理,他认为你不同意我,不是反对我个人,是反对真理,所以我不是把你改造过来,像毛主席说的这种,就是把你消灭,这个好像高尔基在1939年也有过这样的想法。

  :那您觉得这个就是启蒙思想。

  :对,这个就是什么呢,就是他认为自己掌握的没有一种怀疑论的因素在里面,他认为人的认识可以达到、可以掌握到相对中的绝对。用列宁的话讲,实际上就是绝对的,在这个时代讲你就是绝对真理的,因此他就理直气壮的,你不服从我的,我杀了很多人,我消灭了很多人,我把你残酷地摧毁,毫不尊重你的不同意见,因为我掌握了绝对的真理,形成这样的一种局面。后来张汝伦也讲到这个问题,我很同意他,我的书里也讲到了,他跟我差不多时候,比我晚一点,我很同意他。他引用苏格拉底的一句话,“我知我所不知”。在我们这个时代的人往往缺乏这种东西,后来我补充了,说孔子有“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同样提出了这样一个几乎相同的命题,就是说,我有很多东西不是我能够知道的。对不对?像毛泽东就不一样,他就以为都可以知道,缺乏怀疑主义,缺乏英国哲学里面经验主义里面的怀疑精神。所以我的第三次反思主要问题在这里,不是你刚才讲的批评那些激进主义和左的问题。激进主义的根本核心是在这个问题里,当然激进主义我是批评的。

  :像这种思想论,以为自己掌握的是绝对真理,在这种思想的指导下,列宁都是这样,来寻找规律。

  :列宁论述唯物论和经验主义这个问题,后来写出了一本书,一本哲学书《唯物主义和经验批判主义》。他把政治概念引到里面去了。哲学上有两条路线斗争。你说哲学里面有两条路线斗争吧,但是这种思想在集权主义思想家里才有,在民族主义思想家才有。所谓思想界的路线斗争,并不是你死我活的,它可以并存的,有时候甚至可以互相吸取点什么东西,虽然它们在竞选时斗得很厉害,但不是一个绝对的,你死我活的。而列宁呢,把这种路线斗争,集权主义的路线斗争,用到哲学的发展上去,说是从罗马、希腊开始,一直到现在,说都是两条路线斗争。那我就要质问,是不是任何时代,任何路线斗争总是有一个好的,一个坏的?两个都是你死我活的啦,绝对是互相排斥、互相斗争产生出来的东西,不是对立统一的了。那么这个时候,你唯物主义永远都是好的,唯心主义永远都是坏的。我们解放后,长时期使文化遭殃的就是这个东西。要证明这个作者是唯物的还是唯心的,唯心的就是坏的,唯物的就是好的。这里弄虚作假也有,胡乱带帽子的也有,为了什么东西把唯心的变成唯物的也有,造成极大的混乱。这种情况是20年中国哲学的倒退,是对中国哲学思想的一种紧箍咒似的厄运。那么我再问你,你说马克思思想的三个来源,一个是英国的经验哲学,一个是德国的古典主义,一个是法国的空想主义。那么德国的古典哲学,马克思在《资本论》里面讲过,门德尔松对待斯宾诺莎那样对待黑格尔,即把他当成一条死狗了。因此,在那时候我要站出来,公开地宣称我是黑格尔的门生。他这个就不是唯物论。他是从唯心的黑格尔里面吸取了很多东西。后来慢慢地我们才清楚了,不懂得黑格尔就不懂得《资本论》,他(注:指毛泽东)就没学过,根本没看过黑格尔,对马克思的东西也懂得不多,他就在那里政治斗争,阶级斗争。可是我们一直到现在,后来苏联一直到最后都是拿这本《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当最高级的教科书。后来我觉得这里面还有一点最荒谬的就是,认识是再现,是摹写,是反映。我有一篇文章就写了,我觉得它还不如普列汉诺夫所写的“象形文字论”,错得还要严重。因为你对任何东西,这是我说的启蒙主义思想,它可以认识绝对的真理,认识东西它可以认识得极其清楚。但是人类的认识领域是极其狭窄的,任何一个东西它微观是无穷的,你只是认识它某一个小部分,再深入下去,你就不会认识。宇宙里面你不过是小小的地球,(在这上面)你认识了一些知识。但是离开了地球,你的物理学化学都没有用。人的认识是一种真实的反映论吗?我怀疑。我觉得人类认识,不是一个绝对的东西,这是我的最根本的一个命题。所以我觉得这个启蒙学派,把他认识到的就认为是一个绝对真理,他认为就是他掌握了。他一旦掌握了绝对真理,他就非常大胆和独断,因为他不是为了个人的一个东西,他是为了真理,做出很残暴的事情。这是我的第三次反思的核心。这是我心里想的,我跟你讲得比较透彻一点,就是这个东西。我不知道你听不听得清。

  :我听得清楚。第三次反思是重在对于启蒙思想的反思,是整个认识论的反思。

  :这些看法断断续续在我文章里面有,你再仔细参考一下。

  :还有就是在西方,把马克思主义作为一种学派,作为一种学说来研究,但是我们却往往把它作为一种宗教一样去信仰,好像是排他的。

  :当然是这样了,不过西方也有许多类似的思潮,什么后现代派,结构主义,他就等于他的老祖宗一样了,就把它作为全部的东西了,我不是很清楚,这种东西很多。

  :也这样崇拜,也这样一种的独尊一术。

  :还有一种民主思想,是有思想在里面,所以他认为是可以容忍他人的不同的意见的存在,要进行讨论,可以尊重跟自己思想不同的意见,我们中国是没有这样的。这是另外一个问题了,不是属于我们谈的这个问题。中国是个集权国家。独裁最后都会有斗争,希特勒的纳粹,也是这样的。

  :美国人用暴力来压制暴力。

  :他不是,美国人就像过去社会主义输出一样,他要输出他的民主观念。我不是反对民主,你那一套东西是否适合中国的国情?我是主张自由的,但是你有那一套,我有我中国的一些东西。

  :对美国式的民主并不一定全部接受。

  :我觉得不适合,我不知道好不好。我就觉得黑格尔的一句话,民主并不是个好事情,但是目前来说还没有另外一种制度比民主好一些,我很主张这种低调民主论。

  :那对美国式的民主你觉得目前还是最好的?

  :没有比这个更好的了。我们存在着一种最浅薄的方式,谁的主义喊得最响,叫的调门最高,拳头举的最大,谁就是最革命,最民主。这种我最反对了。

  :我在美国生活了这么多年,从各方面体会到美国的民主还是有它一定的道理的。当然问题也确实很多,例如他们竞选政治所花费的大量金钱,以及通过广告来抹黑对方。

  :那当然,所以林毓生跟我讲过一句话,我很同意他说美国现在的政治都很差,但是他们有这个开国老爹啊,他们很幸运,也就是有了一批先驱者。比方说华盛顿、杰斐逊等等,他们制定宪法啦,为他们制定的这个制度沿用到今天。我看了《美国的民主》,是被美国奉为经典的,里面有六十几种译文,现在又有新的英文版出来了。这本书美国人奉为经典,是一个法国人在19世纪写的,他到了美国9个月,写了这本书出来。你应该多了解芝加哥社科委员会的那个机构,他们开列的必读书目,那里面开的书都是必须得读的,经典著作,林毓生就是在那里面训练出来的。

  :芝加哥大学在社会思想方面的研究是很厉害的。

  :不是芝加哥大学,芝加哥社会科学委员会。

  :哦,是社会科学思想委员会,相当于一个系,林毓生先生就是从那儿毕业的。

  :我觉得你现在把第三次反思的内容,把这个整理出来就了不得了,你一定要忠实于我说的意思,而且你还要说明一下,我们谈的环境情况。下次我来不及说的话,你可以问林先生,当然很多东西也都是我书里面写到的。

  :您今天讲您的第三次反思是比较系统的。

  :对,我今天是比较全面的,以前都是这里录一句,那里一句,目无全豹了,我今天是把它比较综合起来讲,你能综合起来讲就比较好了。

(据2007719日的录音访谈整理)

 

(作者为美国加州圣塔莫妮卡学院教授、美中文化研究所所长)

 

(责任编辑 黄 钟)


相关链接东方网新华网中青网凤凰网21CN新闻中经网中广网南方周末博客日报新民网中国网大洋网南都网中华网
凯迪网南方网文新传媒人民网中新网文史天地星岛网千龙网环球网
E_mail:yanhcq@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