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议开放中南海

丁 东 智效民 赵 诚

重新开放中南海

● 丁 东

  中南海位于北京城区的中心,成为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办公地点已经六十年了。社会一直有呼声,要求中南海向公众开放,供游人参观。北京市的旅游管理部门前些年也曾向中央提出报告,建议重新开放中南海。
  现在的中南海具有二重性质,既是历史文化遗产,也是政治运行中枢。从两个方面看,我以为都有开放的必要。
  从历史文化遗产的角度看,中南海的前身是明清两代的皇家园林。当时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平民百姓想进去游玩,自然是白日做梦。当然,光绪皇帝在戊戌政变后被西太后所困,幽居瀛台,想出中南海而不得,也体现了专制政治最残酷最黑暗的一面。在长达两千年的皇权专制时代,中国有皇家园林,贵族有私家园林,不曾有过公园的概念。直到清朝末年,上海的租界才出现最早的公园。进入民国,从1914年夏起,京城一些名胜陆续对公众开放,成为公共场所。1924、1925、1928、1929年,颐和园、北海、景山和中南海相继辟为公园。三十年代卢作孚在重庆北碚创建公园,至今为人们所怀念。公园是近代出现市民社会的产物,不论购票有偿享用,还是免票无偿享用,都是公共空间。把历史文化和自然遗产辟为公园,让公众参观游览,是当今世界各文明国度通行的做法,也是遗产保护的应有之义。
  公园的兴废,从某种意义上讲,是公民权利伸张与收缩的晴雨表。我们说,文革是公民权利被践踏的时期,也可从公园的命运来验证。1971年后,与中南海一桥之隔的北海公园及附近的景山公园长期关闭。后来才知道,不是北海、景山本身出了什么毛病,不适宜游人进入,而是成了江青等权贵的游乐场所。江青垮台以后,北海、景山公园于1978年重新向市民开放,受到一致的好评。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南海也曾经部分开放,周末供游人参观。北京市许多单位都曾有组织地分配门票。我在当时也参观过。当时的感觉是,不但观看了风景和文物,而且感受到执政者的自信和开明。可惜这种开放到1989年停止了,至今尚未恢复。现在如能开放中南海,其意义不仅是增加一个极具吸引力的旅游景点,而且是一种主权在民的政治宣示。对于中国公民来讲,既可履行保护文化遗产的义务,也可享受欣赏历史文化遗产的权利。这种公民权利,当然越早归还社会越好。
  从政治活动中心的角度看,开放中南海也有很多好处,有利于增加政治的公开性和透明度。今年二月,温家宝总理邀请十三名基层代表到中南海座谈,征求对政府工作报告的意见。他说,你们都是第一次到中南海,不要拘束。大家都来自基层,其实中南海你们应该是主人,来到这里就像回到家里一样。中南海这个大门是向广大群众开的。我认为,不应当把这些话理解为总理的客套话。根据宪法的规定,中国各界公民的确应当是中南海的主人。领导人的国务活动本身是履行社会公仆的职责,不应当形成高高在上,不可接近和神秘化的意味。领导人只有牢记这一点,才能形成执政的公信力。在制度安排上,也要切实体现中南海的大门对公民是敞开的,而不是关闭的。
  其实,国务活动场所向公众开放,是许多国家的通行做法。我经历有限,曾经作为普通游客在堪培拉参观过澳大利亚议会的辩论,在渥太华参观过加拿大总督府,看到很多成人在那里运动,孩子在那里游戏。八十年代的经验表明,部分开放中南海并不妨碍领导人的国务活动和中央机关的办公秩序。现在重新开放,在技术层面并不存在难以克服的障碍。只要领导人有诚意,事情并不难办。


中南海曾经是公园

● 智效民

  2000年上半年,《北京档案资料》连续刊登一组《中南海史料》。这些史料告诉我们,早在南京国民政府成立之后,中南海就变成公园了。把皇帝禁苑与军阀官邸变成公园,是臣民社会向公民社会过渡的一个标志,对于当前的社会转型具有某种借鉴作用。
  早在金、元时期,“太液秋波”就是“燕京八景”之一,当时太液池的位置就是现在的北海与中海一带。明成祖定都北京以后皇城南移,为了丰富皇城园林景观,又开挖南海,使太液池的范围进一步扩大。清朝建立后,几代皇帝都喜欢园林生活,于是他们在中南海兴建殿宇馆轩,作为避暑听政之所。相比之下,紫禁城则受到冷落。
  辛亥革命后,中南海为袁世凯占用,成为中华民国的总统府。袁称帝时,以建立“新中华民国”为名,将中南海改为新华宫,并将原来的宝月楼改建成新华门。此后,中南海又相继成为黎元洪、曹锟的总统府和张作霖的大元帅府,它一直是平民百姓无缘涉足的禁地。
  1928年北伐成功后,时任北平市公务局局长的华南圭致函北平市市长,要求对中南海予以保护。这件事引起国民政府的注意,经过一番努力,中南海董事会于当年12月15日准备召开成立大会。该董事会筹委会为邀请公务局派员出席大会,特在邀请函中表示:
  中南两海系自远至清帝王苑囿之一部,其风景清嘉,宫室壮丽,为国内有名建筑。但其经费所出,无非我民众先代之脂膏,乃以供少数人之娱乐,实为我民众所不甘。民国成立以来,又为十数军阀所把持,藏垢纳污,罪恶丛集。今幸北伐告成,豪酋敛迹,而此历史上之园林不为民有,坐视荒废,殊为可惜。同人等谨遵先总理天下为公之意,佥以中南海应归市民直接管理,以绝罪恶之根株,以供游人之玩赏。因于本月十三日召集北平各届民众代表开一联席会议,设立中南海董事会筹备处,以筹备真正代表民意、直接管理中南海的董事会。当决议于本月十五日(星期六)午前十时在南海大礼堂开董事会正式成立大会。
  与此同时,中央政治会议北平分会亦函请北平特别市政府、平津卫戍司令部、北平警备司令部和宪兵司令部,共同成立“接收中南海办事处”,并准备让中南海“依中山、北海公园成例,从速正式开放”。随后,有关方面还希望“中南海为北平市民共同游憩之公园,永远开放,不收门费。”1929年4月,中南海董事会推举熊希龄为主席委员,李光汉为事务主任。不久,北平市政府也成立“整理中南海公园临时委员会”,负责中南海的有关事宜。至此,中南海向市民正式开放。
  抗日战争中,中南海虽然还是公园,但许多殿堂被日伪机关侵占。据1938年《中南海公园事务报告书》反映,进驻中南海的有“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占据居仁堂)、“中华民国政府联合委员会”(占据勤政殿)、“临时政府侍卫处”(占据时应宫和喜福堂)、“司法委员会”(占据丰泽园)、“中国大辞典编纂处”(占据锡福堂)、“国立医学分院”(占据运料门迤北)、“最高法院检察处”(占据丰泽园)、“满洲帝国通商代表部”(占据静谷)、“新民会新民青年实施委员会”(占据春耦斋)、“教育部直辖编审会”(占据怀仁堂)等机构。后来,上述一些机构搬出中南海,但又进来更多单位。于是,中南海被搞得杂乱无章。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夕,中共中央决定进驻中南海。周恩来请毛泽东快点搬入。当时毛泽东并不愿意搬进去,他对周恩来说:“我不搬,我不做皇帝。”与此同时,周恩来也对维修中南海的工人们说:“中南海自古人民建,人民修,但人民却没有享受到它的美丽。这次修成后,我们要请人民代表来这里做客观光,今后还要逐步让中南海成为人民游乐的场所。”上世纪80年代胡耀邦任中共中央总书记时,曾经局部开放过中南海。由此可见,尽快开放中南海是历史的要求。


开放政治中枢让公众接触公器

● 赵 诚

  中南海作为历史文物,具有不可取代的特殊价值。因其相连紫禁城,清代皇家在此曾上演了许多历史大戏,高阳先生的《瀛台落日》精彩地再现了王朝的最后几幕大戏中让人无限感慨的往事。风流水转,到了1949年9月,中南海怀仁堂成了新政治协商会议的会址。中国共产党和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各社会贤达通过政治协商会议,制定《共同纲领》,选举中央人民政府。中华人民共和国由此诞生,中南海从此成为中央人民政府所在地,迄今正好六十年。
  现代政府是社会的公共权力组织。人民共和国的中央政府,应是为全体公民服务的公器。办公场所向本国公民和外国宾客适当开放,有序参观,就是体现这种公器性质的方式之一。事实上,随着现代公民权利的普及和当政者社会公器意识的觉悟,许多国家的政治中枢都在考虑到安全和办公秩序的前提下,采取适当的方式向公众开放。以美、英、法、俄几个其他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为例:
  美国总统府为白宫,始建于1792年,每周二至周六开放五天,如遇白宫有活动,则不开放。一般参观者可进入东厅、绿厅、蓝厅、红厅、国宴厅及图书馆等10多个房间。“9·11”后出于安全原因,参观者需要提前申请预约才有可能得到门票。很多中国游客都参观过白宫。
  英国是君主立宪国家。白金汉宫始建于1703年,1837年以来历代英国国王都住在这里。从1993年开始,每年8、9月两月对外开放,游客可购票参观。英国首相府是唐宁街10号,内部未对外开放,外部建筑游客可以参观。
  爱丽舍宫始建于1718年,1891年以来一直是法国总统府。从1989年开始,每年9月文化遗产日有两天对外开放,游客排队参观,残疾人、孕妇优先。各个历史名厅,都向游人展示。总统夫人还会抽时间接见来访游客,其中也有外国游客,但法国游客居多,有人也利用这一时机向总统夫人陈述民情。
  俄国总统府克里姆林宫的历史更悠久,始建于1156年,几经扩建,成为著名的世界文化遗产。斯大林时代不开放,1955年后开放让市民参观。现在游客可以购票参观克里姆林宫,但不能进入作为总统官邸的一号楼。
  我在网上看到2006年参观过爱丽舍宫的中国游客的一篇文章。他说,“九月十六号是欧洲遗产日,很多地方都对公众开放,老婆说找几个地方看看,选来选去还是去总统府吧,中南海估计这辈子是没机会进去了,只好去法国的中南海尝尝鲜了。”这虽然是一种不乏苦涩的诙谐,也未尝不是国人希望开放中南海的表达。其实,这位网友忽视了中南海曾经早于爱丽舍宫开放过一段时间,1986年笔者曾进去参观,还在瀛台买了一盒冬青木的筷子作为纪念。可惜后来中南海关闭了,网友才发出这辈子没有机会进去的感慨。我想,国家如能决定重新开放中南海,和他具有同样心情的人也将有机会重新体验身为中国公民的自豪。
  


相关链接东方网新华网中青网凤凰网21CN新闻中经网中广网南方周末博客日报新民网中国网大洋网南都网中华网
凯迪网南方网文新传媒人民网中新网文史天地星岛网千龙网环球网
E_mail:yanhcq@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