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中清华是“民主政治的试验场”吗

周邦园

韩爱晶先生在《炎黄春秋》2013年第11期发表《毛主席召见五个半小时谈话记》,将自己“非凡岁月”的“非凡经历”详细写出来,作为历史资料留传给后人,是很有价值的。但本人读到最后几段文字中“关于清华是中华民主政治的试验场”的话就觉得违背基本常识。

文章说:“清华园付出惨痛代价的两年,其政治生态实属罕见,可谓绝版!这里成了中华民族民主政治最典型、最生动的试验场。”

客观事实是,无论从哪个角度讲,文化大革命都与民主政治沾不上边,说那惨痛两年的清华是中华民主政治的“试验场”,而且还是“最典型”、“最生动”的试验场,是违背基本民主政治常识的大错特错!

我们简要了解一下“民主政治的基本含义”:作为一种国家政治制度,民主即主权在民,应有三个基本要求:一是人民通过选举产生国家主要领导者,并能够对他们进行有效监督,当领导者严重违法乱纪时,可以罢免更换,并追究相关领导者的法律责任;二是权力得到制衡、制约,不存在不受限制的绝对权力,即用现在流行的说法是“把权力关进笼子里”;三是国民的思想言论自由有充分保障,可以对任何国家领导者提出批评而不至受到打击迫害。

韩爱晶先生讲的清华两年的中国,民主政治的三个基本要求均未有,毛泽东拥有绝对的权力,他的话“句句是真理”,即使朝令夕改,也丝毫不容置疑。清华大学虽然是社会中的小小一块,但无论是清华学生的行为,还是北京针织总厂、新华印刷厂等工厂工人们的行为,无论是井冈山派的行为,还是红旗飘派的行为,都是在毛泽东号召支持下发生的,而不是群众自发行使或争取什么民主权利。这些大大小小的学生、工人帮派无一不是打着拥护毛泽东的旗帜,否则一经发现就会立即诛灭。包括清华在内的整个中华大地,丝毫不允许有公开反对毛泽东绝对权力(即使是实事求是的批评)的言行出现,这哪里有民主政治的影子?

毛泽东为了达到个人目的,号召“踢开党委闹革命”,“砸烂公检法”,广泛发动学生、工人造反,乱中夺权,——帮派头头们都希望掌握一隅之地的控制权,但这种动棍、动刀、动枪的打斗又怎么能说是民主政治?

实现民主政治,是近现代中华民族的梦想之一,但这个目标至今还是梦想。几千年专制极权的积毒太深重,正如毛泽东所说:“百代皆行秦政制。”因而通往民主的道路异常艰险曲折。一代代的既得利益势力,总是找各种理由诋毁民主,拒绝民主。谈到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社会灾难,至今还有人把“大鸣、大放、大字报”(连毛泽东本人也承认是引蛇出洞的“阳谋”),把学生、工人造反,说成是“大民主”,——不仅是民主,而且还是“大”民主。将个人迷信、个人崇拜导致的个人极权酿造的盆盆祸水泼到民主政治的头上。韩爱晶先生将“清华园两年的惨剧”,定为“中华民族民主政治最典型、最生动的试验场”就是再典型不过的一例。

 

(作者为中共瑞金市委党校高级讲师)

 

(责任编辑 黄 钟)


相关链接东方网新华网中青网凤凰网21CN新闻中经网中广网南方周末博客日报新民网中国网大洋网南都网中华网
凯迪网南方网文新传媒人民网中新网文史天地星岛网千龙网环球网
E_mail:yanhcq@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