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在南阳的"电报事件"

○ 赵宗礼

 

  1957年秋的"反右派斗争"中,河南省南阳专区发生了一起震惊全省的"电报事件"。中共南阳地委将事件的组织者打成"右派分子"甚至"极右分子",严厉处理了在电报上签名的多名党员干部。

事件经过

  事情的起因是高征购。当时南阳专区每年公余粮任务是7亿多斤(其中仅"卖余粮"即"统购"任务就3.6亿斤),约占河南全省征购任务的1∕5强,而当时河南省有8个和南阳规模差不多的专区,所以南阳地委的机关干部们认为南阳的征购基数过大。1957年春来南阳调查粮食问题的省委工作组持同样看法。由于征购任务过重,从1956年春以来,南阳的粮荒问题一直困扰着地委。尽管每年春向省里要的救济粮款都比别的专区多得多,然而农民外出逃荒要饭的现象又总是比别的专区严重得多。对此,地委领导们总是说,他们也向上级反映了,省里坚持说,南阳是大粮仓,理应多征购。可是地委机关的干部却一致认为:"在粮食问题上,地委领导缺乏力争性。"

  就在干部们议论着怎样反映意见要求降低粮食征购指标时,整风开始了。整风运动按照中央的统一部署,"反对党内的官僚主义、主观主义和宗派主义",号召干部们给地委提意见。运动进入鸣放阶段后,甚至规定了鸣放的大字报的张数、提意见的条数。南阳地委机关的党员干部决定给党中央毛泽东主席发电报。对此一事,1957年6月7日,南阳地委编的《整风简报》第5期做了报道:进入鸣放提意见阶段后运动发展很快,在地委召开的科长会议、专署召开的科局长座谈会上,与会的科局长们都毫无顾忌,畅所欲言,且涉及党的方针政策等重大问题。会后,我们征求会上发言同志们的意见时,都说把心里想说的话全都倾倒了出来。为了解决南阳征购过重的问题,由农工部、宣传部党支部发起,地委机关党总支在所属党员中进行了串联。很快达成了共识,决定以地委机关全体党员的名义,直接给中央政治局和毛主席发电报,反映南阳专区因粮食征购过重,造成农民逃荒要饭和大牲畜大批死亡的情况。电报的原文是这样的:"中央政治局并请转呈毛主席:河南省委的官僚主义造成南阳专区粮食征购任务过重,加之连年受灾,以至于南阳农村缺粮情况相当严重。截至5月底,全区外出逃荒要饭的农民已达28914户计61457人,10万头大牲畜瘦饿而死。望党中央、毛主席直接派人来宛调查处理此事。南阳地委机关全体(246名)党员,1957年6月5日。"

  6月5日下午,这封电报从电报局发出。之后,大家又指定专人分头搜集材料,准备迎接检查。同时还做好了以下准备:如果毛主席对此不予回答,即以"毛主席为什么不带头接受意见"为题,再发第二封电报,对毛主席进行批评和质问。

  从整风到发报,南阳地委《整风简报》(第5期)还有一大段记述:"在6月6日地委召开的科局长座谈会上,有人就当场质问地委书记林晓,关于电报中提到的南阳专区逃荒要饭的户数、人数和大牲畜死亡的头数,过去是地委的官僚主义真的不知道呢?还是比谁都清楚,就是不敢如实向上级反映呢?问得林晓书记面红耳赤,张口结舌,无言答对。其间,共青团地委秘书张用璋的大字报中,除了引用了电报中透露的近3万户近7万人逃荒要饭的人数和10万头大牲畜死亡的数字外,也尖锐批评了地委在粮食工作中不拼力为百姓说话,缺乏群众观点这一问题。地委办公室干部张培连春节期间回农村探亲时,发现了农民们普遍严重缺粮的问题,回来向地委主要领导反映后,即被批评为"污蔑合作化后的大好形势"受到严厉的批评。地委机关联名签字给中央拍发关于粮食问题的大字报后,张培连认为在此问题上自己比谁都反映得早,不仅得不到支持反而受了委屈,表现出了强烈的不满情绪。地委办公室的几位干部也采用大字报的形式,鸣放批评了地委在粮食问题上只向上级反映好的,不反映缺点和问题的报喜不报忧的做法。不少干部趁机对地委主要领导在粮食问题上的官僚主义和不民主作风提出了狠狠的批评。"这份简报不仅可以看出在"鸣放阶段"南阳地委机关的党员干部们的民主的热度,也可以见证当时的南阳地委领导是支持,起码是同意向毛主席拍发这封电报的。

急转直下

  然而,整风运动由开始说的"反对党内的官僚主义、主观主义和宗派主义",在一夜之间逆转成了"反右派斗争"。"电报事件"的主要发起者和串联者都被划为"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右派分子"或"中右分子";十几个引用此电报内容的鸣放者也被戴上一顶"泄露党的机密错误"的政治帽子,受到了严厉的组织处理。给党中央和毛主席发电报反映下边实情,竟是"犯了泄密错误",进而被打成右派,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然而这却是真的。

  所幸,此事件的主要当事人和知情人都健在时,我分别采访了他们,弄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地委农工部秘书丁林是"电报事件"主要发起组织者之一,2011年秋,他虽已经83岁高龄,可头脑仍很清楚,对整个事件的全过程记忆犹新。丁林和农工部的其他干部如沈静宾、王国河、苏继泉和宣传部等人在多次深入农村中,实地了解到农民们缺粮的严重情况,在党小组内达成了共识,一致同意个人出钱拍电报,以农工部党小组的名义向中央反映南阳农村实情,请求中央直接派人来南阳了解情况,解决问题。和他们同一个党支部的宣传部的党员及支部负责人知道后,提议以党支部的名义发这封电报。丁林认为这样更好,参加的党员越多,越说明反映的问题准确,越能引起中央重视。王国河草拟了一个电文草稿,丁林反复修改并征得支书同意后,赞同者一一在电文下边签字。参与签字的党员们都十分认真和严肃,深知这既是鸣放提意见,更是告御状呀,所有事实一定要经得起调查和历史的检验。那时候,南阳地委机关的干部们大都是单身汉,地委机关餐厅成了各部委交流信息的集散地。农工部、宣传部党支部要给毛主席发电报反映粮食征购过重一事,被地委办公室、组织部支部的党员干部知道了,一致要求加入签名的行列。他们说,如此既帮着党整风又为农民请命的好事,我们党支部的党员们也得参加!工会妇联青年团、报社和新华书店的党员也都强烈要求加入签名行列。地委机关党总支书记何凤德请示地委书记林晓定夺。林晓说,党员给党中央直至中央主席反映情况,这是党章赋予每个党员的民主权利,更何况现在是大民主时期,我们怎能站在群众运动的对面,给群众运动泼冷水呢?于是何凤德专题召开了地委机关党总支会议,决定以地委机关全体党员(246名)的名义发这封电报,这才平息了为签名引起的争吵。

时任共青团南阳地委秘书的张用璋(右)在接受作者采访

  丁林清楚地记得,发电报得到了时任地委办公室副主任范广畯、时任地委机关党总支副书记马百川和当事人之一的张用璋等人的赞同或认可。大家以为这件事一定会引起毛主席重视,起码会引起中央书记处重视。电报发出去的第二天,他们就叫王国河等人分头搜集材料,以便中央来人时做好汇报事宜;同时密切倾听天上有没有飞机的声音,一旦听到飞机的轰鸣声,便有人立即骑上自行车飞驰向地处北关的飞机场,察看是不是来了像谭震林这样的高级领导;其间,他们还特别注意从北京或郑州来的电报、信件、电话,或有没有从北京、郑州来的高级小轿车……

  盼星星,盼月亮,盼来的是"反右"!特别是在"粮食问题上的大是大非"和"合作和优越性"大讨论后,地委领导在"深入反右的会议"上说:""电报事件"是一次背着地委领导,借整风运动之机,污蔑大好形势,攻击合作化运动和粮食政策的反党事件。"参与"电报事件"的所有党员(自然地委几个主要领导除外),人人都要交代自己签名的思想动机,写出深刻的检查。每个党员只能违心地承认是自己的"思想问题";发起组织者当然就是"右派分子"或"右派行为"了(主动"投降"者例外)。积极串联此事后又坚持自己没错的沈静宾、苏继泉及宣传部的邹慧贤等被划为右派,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即"双开")处理,发配到农村劳动改造多年;丁林是副处级干部,他的右派帽子地委需报省委批准。而主管右派审批的常务副书记杨珏两次来南阳时,都是丁林鞍前马后服务,留下了很好的印象,特地手下留情,即使如此,也难逃厄运,改划为"中右",开除党籍,行政降3级,发配到方城县边远农村监视劳动。

  1960年底,"民主革命补课"(即"拔钉子运动")开始后,奇缺整理文件的写手,此时已经饿得下肢浮肿的丁林才有幸重回机关当一名"临时借调人员",直到1979年才得到"改正",恢复副处级待遇。帮着党整风和为民请命,不仅使丁林丢掉了党籍、官帽,还差一点丢了性命,直系亲属因他而影响政治前程的有一大串人。1957年8月13日南阳地委上报省委的《关于南阳党员在鸣放和反击右派斗争失泄密现象的报告》中,又把引用电报上数字的鸣放者定为"泄密错误"。该文是这样说的:南阳专署行政办主任葛清轩,在鸣放大字报中批评副专员杨祝三不实事求是地执行粮食政策时写道:据可靠数字,全区到5月底发生逃荒要饭28914户计61457人。同样,地委机关干部刘恒斗、丁士颖、张用璋也在大字报中泄露了上述数字;农工部等部门集体联名以明码电报的形式将区内逃荒要饭、耕牛死亡数字反映给中央,也属于暴露了不该暴露的东西。因为葛清轩在地委座谈会上还说了在粮食问题上"地委打肿脸蛋充胖子,只顾上,不顾下",1957年春省里同意向南阳发放4000万斤返销粮,80万元救济款。而地委领导们闻讯后说,向省里要那么多的粮款这是否定南阳地委领导救灾工作的成绩,亲自给省委领导打电话说,这仅仅是南阳行署救灾办的意见,不代表地委,要求把返销粮和救济款都各减半发放。因有此段"揭露批判",后来便借助"电报事件",把他划为"极右+反革命分子","双开"后贬到城郊乡王营养猪场养猪。其结局,一说1960年春饿死,一说死在南阳城里市场街市场交易员位置上。1979年"改正"时,整风反右时强加给葛清轩的所有不实之词全部予以推翻,受他的影响而被贬到边远山区的6个子女,才得以重回南阳城里工作。团地委秘书张用璋因在大字报中引用了"电文"中的"阴暗面数字",加之在大字报中有"地委小灶香满口,万家流落在外头"等官民对比的词句及"地委领导在粮食问题上不为民做主"等尖锐批评言论,而且还"顽固不承认错误",便被划为"极右","双开"后发配到


E_mail:yanhcq@126.com